主页 > 白小姐急旋风全年图纸记录 >
越剧“红楼梦”在江宁织造博物馆红楼剧场唱响
发布日期:2019-09-30 02:0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天上掉下个林妹妹,似一朵轻云刚出岫……”昨天下午,这熟悉的越剧唱段在江宁织造博物馆红楼剧场响起。南京艺术基金资助项目、“名家名角名地说唱红楼”活动,以文学名家说“红楼”+越剧名角唱“红楼”的形式,让观众深深陶醉。此次活动由安琪新越坊艺术研究院(安琪工作室)主办,并得到江宁织造博物馆、南京市越剧团、南京市京剧团的大力支持。“南京是《红楼梦》之源,江宁织造博物馆是全国研究与展示红楼文化的文博场馆,为了让观众亲临其境,感受以宝黛爱情为主线的红楼故事,我们精心筹划了这次活动”梅花奖得主、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陶琪说,希望以艺术的形式致敬经典、传播红楼文化。

  “讲了半辈子红楼了,站在江宁织造博物馆的舞台上还是非常激动。这里是曹雪芹的故居,是《红楼梦》的根源。”著名作家、编剧西岭雪的开场白赢得了一片掌声。她的“西岭雪说红楼”系列畅销,影视戏剧代表作有昆曲《宝黛红楼》、舞台剧《红楼梦音乐传奇》等。研究《红楼梦》数十年,她来到江宁织造博物馆,笑言自己仿佛踏入了“太虚幻境”。

  不学无术、见一个爱一个,是不少人对贾宝玉的印象,在西岭雪看来,这些都是误读,宝玉不仅才情过人,而且旁学杂收,学问渊博。“宝玉初见黛玉时,第一个问题便是:‘妹妹可曾读书?’然后才问名字,又引经据典地举出《古今人物通考》来,给黛玉取字‘颦颦’;后来见了秦钟,感佩其人物俊美,也是先问他读什么书。”西岭雪说,“宝玉并不是不读书,而只是在意别人读的什么书,寻找合乎自己频道的知己而已。正所谓以文会友,道不同不相为谋。”对宝玉的多情,她给出的解读是:“宝玉的多情,是对于美好事物的珍惜与敬意,所有的女孩在他心中眼里,不只是美色,而代表着世上一切最天真、最纯洁、最宝贵的事物。他的多情,是对于真善美的追求,而不是求爱或者求欢。并且,这多情不仅表现在对女孩儿的珍惜上,更在于日月山川一切有情无情的事物上。”

  与西岭雪的讲解相得益彰,两位梅花奖得主王君安、陶琪的学生——南京市越剧团优秀青年演员吉飞(饰宝玉)、章琪(饰黛玉)共同演绎了越剧《红楼梦》中“宝黛初见”“共读西厢”“黛玉葬花”等经典折子。王君安也在最后亲自上阵,演唱了“金玉良缘”。动听的唱腔让全场观众倾倒,也让他们在越剧的韵味中,对《红楼梦》这本经典名著有了更深的了解。

  从2016年南京市越剧团开排全本《红楼梦》至今,吉飞和章琪已经记不得自己演过多少次“宝黛”,但昨天在江宁织造博物馆表演,心情又格外不同。“作为宝玉,站在这里好像有一种回家的心情。”吉飞笑着说。昨天的表演舞台和观众距离不过两三米,“不仅是在演《红楼梦》,和观众的交流也很密切,表演要更细腻一点。”章琪说。随着年龄的增长和一次次演出的打磨,两位青年演员的成长有目共睹,“我们团有句话是常演常新,每一次演出都要有新鲜感,每一次都争取进步一点点。”

  “她们有一股青春的朝气。”王君安对两位青年演员的表现很满意,“自然、准确,很接近人物的本色。”陶琪越剧舞台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演过全本《红楼梦》,只演过折子戏,这个遗憾由手把手带出来的学生弥补了,“很欣慰,她们成熟和成长了。”

  观众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波兰小伙波尔特,他给自己起了个中文名叫“致远”,一落座就有很多戏迷来跟他打招呼——爱上越剧两年多,他已经和戏迷们混熟了。致远从小就热爱中国文化,中文全靠自学,如今已经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。以前在波兰,致远只听过京剧,两年前因工作来到南京,无意中逛到老门东的越剧博物馆,一下子被这古老而美丽的剧种迷住了,“只要有越剧演出我就想看。”他在朋友圈晒的日常,也大多和越剧有关,比如前天发的就是一段越剧视频,配文是:“今天没有去南博看南京市越剧团演出,只能在电脑上看看越剧。”

  昨天和王君安、陶琪两位梅花奖得主面对面交流、签名、合影,致远非常激动。“越剧《红楼梦》我看过好几次,但是我不知道这背后还有这么经典的文学名著,也不知道这个故事是从这里开始的,等我中文再学好一点,我要去好好读一下书。”(本报记者 邢虹)